024-2250-3777

追光娱乐棋牌-追光娱乐棋牌下载-最靠谱的棋牌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L7SNEAKER:Nike Flight系列篮球鞋回眸(一)

发布时间:2019-11-11 12:53:22 来源:追光娱乐棋牌-追光娱乐棋牌下载-最靠谱的棋牌点击:56

  

  在不久前的栏目中,笔者为大家简单介绍了Nike三大篮球鞋派系中,先后代表全能与速度的Uptempo系列。

  今次,我们则会把目光锁定在三派系中人气最高,也是经典作品最多的Flight家族。和Uptempo系列在21世纪初重新洗牌的情况类似,Flight系列也曾在速度与高度,这两个维度的主题下摇摆,包括Zoom Air、Shox等不同风格的中底科技,以及Foam、Flywire等不同风格的鞋面技术,都曾在不同年代的Flight球鞋上留下过自己的身影。

  而在下面的栏目中,我们首先就来把目光锁定在Nike品牌旗下的第一双篮球鞋,Blazer的身上。

  

  从正经的血统上来说,Blazer起初显然并不能被归入为Flight系列,但在2005年Nike针对三大系列而在亚洲推出的Asia Hoop Pack中,Blazer却Air Flight 89、Shox MTX一同,成为了Flight的代表。

  尽管这样的官方认证略有追加之嫌,但如果你真的了解Blazer作为篮球鞋的故事,却也不能理解它所蕴藏的Flight精神,甚至可以说,纵使Nike在近四十余年中推出了包括Force在内的众多经典篮球鞋系列,但真正能够代表Swoosh精神的,若要只给出一个名字,那便是Flight——飞翔。

  

  

  

  作为Nike历史上首款篮球鞋,Nike在Blazer的命名上参考了公司所在地波特兰的NBA球队,即波特兰开拓者队的名字,并且当时开拓者队的Geoff Petrie和Sidney Wicks都是这款球鞋的代言人。

  当然,说到Blazer,它的一炮而红更要归功于George Gervin的穿着。作为ABA与NBA两个时代中最伟大的超级巨星之一,“冰人”无疑让更多人认识到了Blazer球鞋,认识到了在篮球场上初出茅庐的Nike。

  

  

  对于Blazer产品本身而言,它最大的特点莫过于鞋面上夸张到有些怪异的Swoosh Logo。这处设计的来源,是Nike希望鞋子可以尽可能突出品牌的元素,让电视机前的球迷,都可以看到鞋面上巨大的Swoosh。而在随着时间的更迭逐步淡出篮球领域之后,Blazer再一次因为篮球鞋的身份获得关注,应该就要追溯到2003年的篮球主题电影《Like Mike》。

  

  

  

  

  

  

  

  滑动查看更多细节

  正如笔者在上面所写到的那样,Blazer加入到Flight家族中,严格意义上来说并非名正言顺。真正意义上Flight系列的开山之作,毋庸置疑要算是这双1989年诞生Air Flight 89。虽然在如今的Nike Sportswear名下,Air Flight 89已经被复刻了太多次,但是它在元年的故事,还有很多我们未曾讲起。

  首先,Air Flight 89诞生的初衷,便是Nike希望推出一款比起Force等传统篮球鞋更为轻质灵活的产品。于是,他们通过降低中底厚度,引入Air Revolution的可视气垫,加上更轻薄的鞋面,来打造出一款不会成为负担的轻质化球鞋,并与Force相对应的,它被命名为Flight。

  

  

  不过,如今我们所见的复刻版Air Flight 89,并非当时Flight鼻祖的真身,而是其Low Cut版本。

  众所周知,80年代乃至90年代前期的篮球鞋大多采用了传统而有些笨拙的高帮设计,定位于灵活的Air Flight 89也不能免俗,只是相比Force们,它的鞋帮稍微低了一点,鞋面也稍晚薄了一点,仅此而已,受限于科技的局限和市场的保守,设计师难以在Air Flight 89身上做出太过大刀阔斧的改变。并且和当时很多热门球鞋一样,Air Flight 89当时也拥有自己的Low Cut版本。

  更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其实Air Flight 89在当时的命名,并没有采用89这个年份,而是直接以Air Flight和Air Flight Low来直接称呼。实际上,Nike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之前,很多产品的命名远不如现在这样严谨。不仅是对于Flight系列篮球鞋,甚至连Air Max跑鞋的命名也是非常混乱的,直到被日本的《Boon》杂志“擅自主张”地重新梳理了Nike的命名规则,至于这背后的种种故事,有机会我们再和大家慢慢道来。

  

  

  或许是因为Flight系列初出江湖,根基不稳,当时Nike并没有像对待Force系列一样,为Air Flight 89匹配大量的老牌明星代言人,而是更多地邀请到一些球风飘逸的年轻新星穿上这双同样定位飘逸的球鞋,并且其中Scottie Pippen和Reggie Miller,更是在之后成长成为了NBA历史上的超级巨星,以及Flight系列的功勋。

  而在之后复刻的各种版本中,虽然产品本身的定位已经远离专业赛场,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Jason Williams、Deron Williams这样的年轻后辈,穿着Air Flight 89在球场上追风驰骋。

  

  

  

  说到Flight 89,与它同期的另外一款经典之作,自然不可避免的被提及,而它的代言人更是被视作为Flight这个词语最完美的诠释,那便是Air Jordan 4。

  众所周知,Tinker Hatfied在Air Jordan 4上将篮网作为了球鞋重要的设计元素,并且延续了Air Jordan 3上大胆的3/4高帮的轮廓。这让它在整体视觉效果上,与当时的Air Flight Low,也就是大众认知中的Flight 89极为接近。

  

  

  关于Air Jordan 4更多的内容,我们在早先的各种栏目中已经为大家做过了很多次的介绍,关于球鞋本身的信息,我们这里就不做重复的赘述了。

  而今年恰是Air Jordan 4推出三十周年之际,根据Jordan Brand近年来的推广风格,在今年年末以及明年年初,必然会迎来Air Jordan 4的大量复刻。也希望届时,能有更多的SNEAKER爱好者可以因为Air Jordan 4的回归,而重温Flight的经典气质。

  

  

  除了Air Flight 89和Air Jordan 4,另一双在1989年,即Flight元年推出的重点鞋款,便是Air Solo Flight。

  和Air Flight 89一样,Air Solo Flight的命名也极为混乱,在1990年、1991年,我们都可以见到各种被同样命名为Air Solo Flight的球鞋。至于这双1989年版本,鞋面前掌部位结合鞋带系统的皮质包裹,是它在设计上最大的亮点。这个细节也被Jason Petrie在2008年融入到了那款著名的“杂交”球鞋Alpholution当中。

  

  当时间来到1990年,伴随着Flight系列在之前一年的强势崛起,Nike逐步开始加大对于Flight系列的投入,开始为这个定位于轻质灵活的篮球鞋系列注入更多的新鲜血液。

  作为Flight系列的年度主打鞋款,Air Flight 90虽然远不如前辈Air Flight 89那样因为不断的复刻而被各个年龄段鞋迷广为熟知,但更加立体化的鞋面结构,以及“偷师”于Air Max Stab的中底开窗细节,都让它成为一双在90年代初期颇具代表性的Flight鞋款。并且从设计上来说,同一年另外两款较为著名的Flight球鞋,也和Air Flight 90具有显而易见的血缘关系。

  

  

  首先便是Air Solo Flight 90,显然从外观设计上,它和Air Flight 90的关系远比和自己正宗的前辈Air Solo Flight更贴近,鞋面材质的简化与中底开窗气垫的取消,让我们可以将Air Solo Flight 90看作为是Air Flight 90的平民版本。

  而另一款在鞋面设计上同样和Air Flight 90颇为相似,并简化了鞋面材质的便是Air Flight Lite 90,维持了后跟开窗Air Sole则显示出它在当时同样较为高端的定位。后面的事实也证明,Air Flight Lite系列在之后两年中扛起了Flight整个家族的大旗。

  

  

  除此之外,在那一年的Flight鞋款中,我们还可以找到像Air Bound和Air Base Flight这样较为基础的款式。虽然它们如今早已被大多数人所淡忘,但恰是这些位于金字塔中下层的鞋款,支撑起了球鞋文化与商业的根基。无论是对于Flight、对于Uptempo,对于Nike品牌,甚至对于绝大多数品牌都是如此。况且属于你我的年少回忆中最难以忘却的球鞋,或许也正是这些若不是看到文章,或许已经忘了它们名字,却从来不曾忘记它们样貌的基础款式。

  

  至于Air Jordan,尽管绝大多数人都将Air Jordan 4判断为唯一一双属于Flight系列的Air Jordan,但其实情况并非完全如此。在1990年针对Flight系列的宣传海报中,我们便可以隐约见到Air Jordan 5的出镜,只不过鞋面上Tinker并没有再继续沿用Flight手写体的字样Logo。换句话说,或许Flight的精神早已凝聚于Michael Jordan本人以及他每一双球鞋上。

  

  在1990年的一些鞋款上,譬如系列主打款式Air Flight 90,以及定位于中低端的Air Bound等产品上,我们依然可以见到传承于Air Flight 89的手写体Logo,而在另外一些款式,例如Air Flight Lite 90上,我们则可以看到Flight全新的家族Logo,也就是那个倒三角型的“F”Logo。

  到了1991年,新版Logo开始正式大范围运用在Flight家族当中,而作为“先行者”的Air Flight Lite家族,则在这一年开始成为Flight系列的核心鞋款。其中,曾在2014年前后以Nike Sportswear身份复刻过的Air Flight Lite。相比前作,它取消了年代的命名后缀,在突显新生的同时,却多少让人有些容易混淆。其实笔者在前面也写到,混乱的命名规则,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些经典Flight鞋款在年轻鞋迷中的认知程度。

  

  实际上,无论是最初的Air Flight 89,还是暗藏改朝换代之意的Air Flight Lite 90,其实对于Flight的呈现都还是稍显保守的,虽然追求轻质灵活,但始终没有完全跳脱出Nike传统篮球鞋,特别是Force系列的笼罩。

  但是在Air Flight Lite身上,Nike终于开始展现出他们大胆甚至激进的一面,极具机械感的鞋面虽然没有完全脱离当时的年代,但相比其他鞋款显然更加具备未来感,而中底的调整更是让这双采用内置Air Sole的球鞋在轻量化方面真正做到了质的飞跃。

  感兴趣的各位,其实不妨找出2014年复刻版本一试,虽然相比元年还是具有一定的差异,但至少你可以感受到,即便采用普通材质的鞋面和中底,Nike依然可以在Air Flight Lite身上,实现堪比现代篮球鞋的轻质脚感。

  

  

  虽然产品发生了不小的更迭,但Air Flight Lite的代言人却依旧是熟悉的老面孔,并且此时的Scottie Pippen也已经逐渐在芝加哥从一名身体素质劲爆的年轻新星,成长为联盟最优秀的小前锋之一。

  同时著名球星“人类电影精华”Dominique Wilkins的弟弟,曾经效力于克利夫兰骑士队、纽约尼克斯队等球队的Gerald Wilkins,也是Air Flight Lite的正牌代言人之一。之所以把他单独拿出来说,是因为深受CBA北京首钢队球迷喜爱的外援Damien Wilkins,正是Gerald的儿子。

  

  

  至于在前两年作为Flight旗下主推鞋款的Air Flight系列,则在这一年有些过于低调了。它在设计上并没有和Air Flight Lite那般推动Flight精神的进化,几乎只是在科技配置维持不变的基础上,鞋面做一些换汤不换药的改变。

  并且在命名上,Nike也没有为它冠以Air Flight 91这个至少能够证明正身的名分,而仅仅和Air Flight 89那样以Air Flight称呼,命名的混乱进一步影响了它在推广上的空间。而除了这双Air Flight,在这一年中另外一款带有手写体Logo时代风格的Flight鞋款,则是那款定位于中低端的Air Sabre Flight。

  

  

  

  

  

  

  

  

  滑动查看更多细节

  

  

  同样在1991年,Flight系列还迎来了一项对于Nike篮球鞋,乃至Nike品牌无比重要的全新理念,Huarache。

  在当时,Nike希望通过Dynamic-Fit Inter Bootie,即具有弹性支撑的內靴结构,帮助鞋面可以在提供包裹性的同时,进一步减轻鞋身重量。因为,我们便见到Huarache,这个来源于墨西哥语条带拖鞋的设计理念,以及那些采用软塑料支撑条配合大面积镂空的运动鞋。而在首批推出的Huarache鞋款中,共包含了慢跑鞋Air Huarache、训练鞋Air Trainer Huarache,以及这双篮球鞋Air Flight Huarache。

  

  

  在由Tinker Hatfield为Huarache理念完成初步的构想后,当时年轻的Eric Avar成为了Air Flight Huarache的设计师。

  在他的秉承“Less Is More”理念的基础上,Air Flight Huarache几乎将一双篮球鞋在鞋面材质上简化到了极致,尤其是脚踝处夸张的镂空,在当时引发了不小的争议,却也让Air Flight Huarache得以名声大噪。已经在文章前面出现过多次的Scottie Pippen和Reggie Miller再次上脚Air Flight Huarache,可以说,当时年轻的Flight系列,正是见证了同样年轻一代超级巨星的成长。

  

  

  有趣的是,由于很多人判定Huarache理念在稳定保护等方面存在不足,Nike不得不在1992年之后暂停了这项理念的运用。

  直到2003年,伴随着Air Flight Huarache的复刻,即将度过“乱穿鞋”时期的Kobe Bryant将这双诞生在十余年前的复刻球鞋穿到了赛场,让人们开始得以用更可观的视角重新审视Huarache。可以说,没有Air Flight Huarache这次成功的复刻,或许也就不会有之后Huarache理念重新在Nike篮球鞋上的绽放。而在多次的复刻中,Nike也曾尝试在Air Flight Huarache进一步将Nature Motion的主题发扬光大,譬如在2011年,他们就曾为Air Flight Huarache搭载过更加轻便灵活的Free大底。

  

  1992年,Nike依照上一年鞋款命名的规律,顺理成章地为Air Flight Lite推出了后续产品,也就是这款Air Flight Lite II。相比前作更犀利的线条,更挺拔的轮廓,以及同样轻质的脚感,让它依旧无愧是那个年代Flight鞋款的代表。不过相比原版,也就是高帮版本的Air Flight Lite II,大部分球迷和SNEAKER爱好者却对于它的Mid中帮版本有着更深刻的印象。

  

  

  

  即便你没有经历过1992年那不可思议的巴塞罗那之夏,没有亲眼目睹过梦一队摧枯拉朽的夺金之路,但依然会对于那支地球历史上最伟大的球队心存敬意。作为Flight系列的功勋选手,Scottie Pippen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脚下的球鞋便是绣有他背号的球员Air Flight Lite II Mid。

  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把1992年奥运会看作为Flight系列在国际大赛上的首次亮相,除了Scottie Pippen,Chris Mullin同样也穿着了Air Flight Lite II Mid,作为大学生球员参赛的Christian Laettner则选择了一双稍早时候推出的Air Flight Huarache,至于Michael Jordan,那双采用了Huarache理念的Air Jordan 7又何尝不是Flight一种另类的延续?

  

  

  

  除了Air Flight Lite II,特别还有Air Flight Lite II Mid的强势表现,Nike还在这一年中推出了不少颇具特点的中端款式。Air Solo Flight和Air Bound都是我们熟悉的名字,而它们在1992年的回归则可谓是“老瓶装新酒”,虽然命名依旧重叠混乱,但前者对于Huarache理念的延续,以及后者的返璞归真,都称得上是Flight家族诞生以来,水准较高的一届“第二梯队”。

  与此同时,Air Direct Flight则可以算是Air Flight Huarache正宗的接班人,但由于Huarache理念在保护性上被广为诟病,Air Direct Flight在名头上也远不如前辈那样响亮。

  

  

  或许是在1992年巴塞罗那这个奥运周期上投入了太大的经历,到了1993年,Flight系列的发展逐渐趋于平缓,用风平浪静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得益于代言人的成长和科技的成熟,市场对于Flight系列产品,以及这些产品所强调的轻量化理念,已经彻底接受,人们不再将篮球鞋的形象拘泥于Force那般魁梧笨拙,特别是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没有人会拒绝一双轻便舒适,并且也同样可以打球的鞋子,就像Air Dynamic Flight这样。

  这款依旧由Scottie Pippen代言的Flight可以被看作为Huarache理念被雪藏前最后一款Flight作品,并且在它身上,Nike第一次尝试将Huarache理念与可视气垫中底相结合,虽然这在今天看上去有些稀松平常,但在当年,却代表了Air Dynamic Flight希望在保持灵活性的同时,强化中底减震性能,并营造产品高端形象的诉求。

  

  

  而在这一年的Flight矩阵中,同样可以新势力的涌现,以及老名字的回归。譬如Air Sonic Flight,这款球鞋第一次将Sonic,即超音速这个词引入Flight的命名中,但或许那时的Nike也不曾想到这个名字会在若干年后又重新出现在Flight的族谱中,而Air Bound这个熟悉的名字,则再次为一款全新的作品而回归。

  在93版的Air Bound上,错落有致的鞋面布局,加上冲孔工艺营造出的独特视觉效果,不由得让我们很容易想到Flight旗下的著名系列,初代产品正是也诞生于1993年的Air Maestro。

  

  

  Huarache理念的停滞,加上Air Flight Lite家族的终结,让Flight家族此时需要一个全新的系列,来带领整个派系继续前进,而Air Maestro便扮演起了这样的角色。

  回首过往,在Flight的历史上,家族旗下的头牌系列始终在不断更迭,从最初的Air Flight到Air Flight Lite,再到Air Maestro、Zoom Flight,甚至还有进入到新千年左右的Air Flightposite和之后的Shox,在三大派系停止更新之前,总会在不同年代里,有着不同的王牌系列,扮演起Flight门面的角色。

  

  而相比Air Maestro在初代产品上的低调起航,真正让Air Maestro系列实现蜕变,无疑是1994年它的第二代产品Air Maestro 2。甚至可以说,1994年Nike并没有和以往一样推出太多的Flight鞋款,但一双Air Maestro 2,那经典的大红鞋,就足以让1994年成为Flight乃至Nike篮球历史上里程碑的一年。

  和两年前为Flight改朝换代的Air Flight Lite II一样,Air Maestro 2也采用了全新的设计语言,圆润而不失速度感的弧线,取代了此前刀削斧砍般的凌厉风格,成为了Flight新的风格,并且在实战性能上,它继续探索着传统材质在轻量化上的边界。而作为经典中的经典,全红配色,更是代表着属于Scottie Pippen的巅峰表现。

  

  在那一年的全明星赛上,Scottie Pippen以29分、11个篮板外加2次助攻的华丽数据,毫无争议地捧起了MVP奖杯,这也是这位公牛王朝二当家在职业生涯中唯一一座MVP奖杯。

  “

  我们整场只注意他脚下的那双红鞋了,根本没法集中精力去防守他。

  ”

  David Robinson的话固然是赛后的调侃,却更说明了那双火红色的Air Maestro 2,在比赛中的风头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主人。

  不过,伴随着在1995年Uptempo系列的诞生,Scottie Pippen这位从Air Flight 89就开始穿着Flight球鞋的功勋人物,迅速成为了Uptempo系列的头牌,而Flight系列另一位元老Reggie Miller,也在不久后穿上了Uptempo的大气垫球鞋们。可以说,在Air Maestro 2的辉煌之后,Flight系列马上不得不面临一次全面的重新洗牌,这既是挑战,却更是机遇。

  

  

  说回到Air Maestro 2,作为Nike历史上最经典篮球鞋之一,Air Maestro 2,尤其是其全红配色早已经历过不止一次的复刻,而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当属2017年,Kith携手Nike对于这款Flight老鞋的重塑。Ronnie Fieg在保留原作经典神韵的同时,通过引入不对称鞋面结构以及拉链系统,让这双曾经的全明星赛之王,在潮流领域迎来了新生,而Scottie Pippen在联名企划中的参与,更是给我们带来了几分重温英雄往昔的感动。

  文至此处,关于Flight系列的第一篇章,也就暂告一段落了。在下次的栏目中,笔者将从1995年开始,继续为大家回顾Flight家族的起起伏伏——新的Logo、新的主人、新的科技,共同造就新的时代,我们下期再见。